新闻动态

06
2014-03
临沂动植物园河马饲养员:以爱之名温情相伴
浏览次数:1353

趁着河马“龙龙”吃饭的时候,孟令富赶紧到池子里打扫卫生

说起和河马的故事,不善言谈的孟令富眉飞色舞起来

每次等河马吃过饭后,孟令富还要把地面打扫干净然后用水冲一遍再消毒

苜蓿草是河马们的主餐

每天的互动就是孟令富拿着水龙头帮“龙龙”冲牙

喂河马的时候,孟令富把门栏上,防止发生意外

水果蔬菜也是河马必不可少的食品

 

时间不停流转,但有些陪伴却是长情且温暖的。14年,168个月,5040天,120960个小时……他的工作枯燥、乏味,度过的每一天就像是在流水线上组装玩偶,相似、雷同,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那标注的生产日期和代号。

孟令富,临沂市动植物园河马馆饲养员,从第一次看到河马到变成它们的“爸爸”,转眼间就是14个年头。每天重复单一的生活在他的眼里并没有那么枯燥。并不善言谈的他说,“是要我喂养的动物,我就有责任爱护好它,就像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细心。”

他生活里的一切都跟河马有关,说起饲养河马的工作,简单几个词语就可以概括:喂食、打扫卫生、换水、消毒。但这一套下来就消耗掉孟令富大半天的时间。河马馆里的三头河马每天需要喂食两次,苜蓿草和胡萝卜是它们的主食。对于将近三吨的成年河马来说,一天灭掉几十斤草料简直小菜一碟。虽然,孟令富有一位女助手朱发荣,但很多重活他都分担下来。切胡萝卜,铺草料等等这一系列事情,孟令富已经习惯自己来完成。

河马性格虽然温顺但仍具有动物本性的攻击性,即便是孟令富与它相处了十几年,仍要温柔对待才能安全顺利完成所有工作。工作中的孟令富一丝不苟,防止不会出差错。在采访的时候为保证安全,我们只能在栏杆外观察,拍照。而当天,正是一周当中最忙碌的一天,因为要给三个河马水池消毒换水。从早八点开始工作,清理粪便、刷洗地面、抽水、消毒再把水池加满水,中间还穿插给河马做午饭,孟令富和朱发荣来回忙碌了近四个小时。

等待水池消毒,午饭前的空闲,我们才真正坐下来面对面聊天。认真打量孟令富,瘦弱的他总是不苟言笑,但一说起有关河马的事情,他就立刻变得眉飞色舞,话也多了。他向我们讲起馆内年龄最大的河马“龙龙”初到河马馆时,他的表情像是在说自己溺爱着的孩子一般。“龙龙”今年13岁了,是已经有小宝宝的河马妈妈了。从北京转运来时,它才刚出满月。“龙龙刚来时,胆子也小,第一次进水池的时候,没看清咕噜噜地从台子上滚进了水池,四天没吃饭,那时我都着急死了。”孟令富心疼地向我们讲述。饲养河马14年,也许只有看到“龙龙”从一个不到半米的小河马长成如今4米多长的巨型河马时,孟令富才恍然察觉流逝的时间都去了哪里。

因为这一份特殊工作的关系,孟令富很少能外出,虽每天见到很多人,其实都只是擦肩而过的游客。一个月三天的休假,孟令富也很少用到。年近四十的他至今还是一个人,因为他没有谈恋爱的时间。馆内的一间小屋就是孟令富的“家”,一张小床、一张电脑桌和一把凳子,干净整洁,这就是他的全部“家当”。

在与孟令富接触的4个小时的时间里,可以说他是个性格很独特的人,认真、有责任心,有些偏执却很善良。他的一句话给我很深的感触,他说:“有时候游客看到河马趴在水里不动,很扫兴地离开时,我会感觉很内疚,你们没看到它可爱的一面。”

这样的一个人,十几年做着同一件事,不敢说多么的无怨无悔但也知足、快乐。虽然孟令富与河马相伴的14年是我4个小时根本无法深刻体会的一段时间旅程。但我明白了基于时间刻度内做的任何事情,只要你想留住它,就会变得有意义,不管以何种形式呈现,其实都在提醒我们,时间哪儿也没去,就在我们细水长流的生活里。

 记者范彩霞 姜斌

返回